fargin.

好久不见,以后可能放一些垃圾小漫画:)

(小作业在透明性课题里胡乱生长三分钟)有着叙事梦想的构成作业✨

错买了一把没用的漏油晨光1.0笔芯,这就是糊涂乱抹的理由(闭嘴)

偷摸放个油画写生局部,三年没拿笔,手头还只有三个颜色。各种没法看(遁

在酝酿死神琼西和苏的小漫画,放小草图监督自己(有几个想做rpg的架构,可能会发一点,但是不一定会去做(。)

第一次涂水彩玩(¯﹃¯)

高楼围成冰冷的巢,月亮是一枚卵。


它在这里没有家。

八月的天空如同失恋的女孩


•并没有失恋()
•正文中没有出现日向
•很短很短
•可能是甜的吧
(ง •_•)ง愉快!









雨水冲刷着街道。

阴沉的天空压的很低,乌云仿佛笼罩在行人的头顶。计程车高高溅起污水。在惊叫声、鸣笛声、淹没一切的雨声中,视线模糊,仿佛双眼的雨刷已然失灵。

狛枝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在下雨天如此狼狈,也想不起雨伞究竟被丢在了家里的哪个角落,甚至不记得雨伞的颜色。

糟糕透顶。
似乎全世界都在滴水,全身的衣服都湿透了。水顺着袖口从手上淌下来,头发贴在脸上,雨水流进眼睛感到一阵刺痛。

微微发抖的手摸索着大衣口袋,那几张皱巴巴的零钱还够买夜间班车的票。要步行到车站的话,还要再过两条街。

但是他一步也不想走了。

刺骨的寒冷里,风让雨水变得像匕首一样肆虐皮肤。腿上的旧伤和手术的缝合处在雨里痛的逐渐麻木,关节也不听使唤一样传来阵阵涩痛感。

雨愈来愈大了,耳畔只剩下了雨水冲刷地面的轰鸣。狛枝拖着两条沉重的腿,像是撑不住了一般瘫坐在路边的长椅上。抬眼看街道,除了偶有成双结对的人撑伞赶路之外,只剩下开的飞快的回家的汽车溅起的水花。

在钻心的寒意和疼痛中,雨水像是拷问一般打在身上。思绪像在雨里反抗着燃烧起来,似乎是要打破这样一种哀戚的气氛。

狛枝闭上眼睛,努力的回忆着人生中温暖的时刻,企图点燃童话里的最后一根蜡烛。

在混沌的大脑思考无果之后,本来就孱弱的身体像是解除了最后一道防线,从身到心都老老实实的被雨水浸到冰凉,停滞的思绪接受了悲观的现实。

常言道,物极必反,如果身体冷到了极致,也许就是逐渐变暖的征兆。狛枝的意识有点模糊,视线里那盏暖橘色的路灯散发出温柔的光芒,光圈在旋转着,世界像喝醉了一样,翩翩起舞。

在那个喝醉的世界里,他有家可回。

所有在童话里许诺过的都拥有,有甜甜的柔软的怀抱、有温驯可爱的小狗、有源源不断的温暖。

蜜糖一样的美梦在冷雨里渐渐融化。

“回家吧。”
蜜色的眼睛说道。

“你发烧了,狛枝,和我一起回家好么。”

……

等到被手机振动弄清醒时,雨已经停了。

浓灰色的的天空裂开一条裂缝,深蓝色的夜幕里,微弱的星光倾泻下来。发烧的症状神奇的褪去了,狛枝费力的直起酸痛的身躯,打开手机。

「恭喜您被希望之峰学院录取——」

还处于迟钝的大脑一时无法完全理解这些信息,梦里那张平凡的脸和金色的眸子却时不时浮现。

狛枝不再去想,摇晃着向车站走去。
带着一丝难以言说的希望,前行着,伴着雨后清澈的风。

p1临了金政基老师,其余是自己瞎涂



一只以前画的性转昆太(。 ́︿ ̀。)画不出他万分之一可爱